系统提示:此用户已被删除

点梗私信,有时间会画

【伽小】倒霉倒出一个男朋友的操作你见过吗

——————


她来了她来了她带着更新走来了


教授伽x大学生小


时间跨度有点大所以我忘了之前想的剧情


真实的大学不是这个样子的我只是在瞎写


沙雕糖沙雕糖沙雕糖


剧情混乱注意(未完成)


——————


小心的运气很差。


不是说什么抽奖从来没中过、抽卡从没有ssr之类的。他运气差主要是在些日常小事上,例如刚放下的笔不知道去哪了、拿着一堆东西走路结果绊到石头之类的。如果说一次两次,那还算不上什么,但他是几乎每天都会碰见一两次这样的事情。虽然靠着自己的冷静和机敏每次都能及时地补救一番。久而久之,他在大家口中就成了一个看起来冷漠可靠但其实也有点点粗心马虎的反差萌boy。


不过主要原因是因为他帅,像那种长得不好看又整天倒霉的男生怎么可能像小心一样吸粉。


但不管大家对他怎么评论,他的日子还是照常过,倒霉的时候还是一样倒霉。不过这倒霉也不都是坏事,哝,人家倒霉还倒出了个男朋友了。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有一次小心和大家出门研学,中午因为时间紧张的原因,只能找个快餐店草率的解决一下午饭问题。小心拿着几份外带的汉堡,看了眼手机就急匆匆的往回赶,刚出店门没几步就被一块小石头绊倒了,手也不自觉的松了一下。


现在是夏天,他穿的可是短袖衬衫,这一跤摔下去怕是得擦破皮。他紧闭着双眼,想着痛一下就过去了。结果他等了一段时间,这痛倒是没有落在他身上任何一个地方。一睁眼,他看见一张笑脸。


“没事吧?”是清脆温柔的男声。小心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是面前这位先生扶住了他才使他没有摔在地上。感到自己现在这个被扶住的姿势有点儿微妙,小心立马站直身子向他道谢。那男子笑了笑,手里递过那几份外带的汉堡:“这个是你的吧。放心,没掉到地上。”


小心接过那几份汉堡,再一次向他道了谢,然后看了眼手机:“非常谢谢你帮了我,但我赶时间…我要走了,再见。”小心向他挥了挥手,然后向集合的地点跑去了。


那男子笑着挥了挥手,接了个电话后也离开了。


到了集合的地点,小心看了眼时间,还好,再迟一分钟就迟到了,真是有惊无险。他拿出一个汉堡咬了一口,剩下几个则是给了同学们。


同学们看着手中的汉堡,又看了看小心,其中一个男生搭上小心的肩膀,没好气的说道:“怎么送的怎么晚啊?你看,都有些凉了!


小心没有看他,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我下次注意。”


那男生分明是有意挑衅,他继续说道:“下次?得了吧,我可不想下一次也这么晚才吃到饭。而且啊,以你那个倒霉劲,这汉堡怕是掉地上过吧?我可不想吃,万一被你那霉运给影响了——”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小心抓住他搭在小心肩膀上的手,来了一个完美的人肉大风车。小心咽下最后一口汉堡,连解释都懒得说,拍了拍肩膀就自顾自看书去了。


像你这种人,我都懒得多说一句话。


同学们吃着有些凉的汉堡,看着地摔的动弹不得的那个家伙,心里默默地鼓起了掌:“叫你犯贱,这下挨打了吧!”


“诶?发生什么了?”熟悉的声音传来,小心下意识的将视线从书本上转向缓步走来的那个人。


“伽罗教授!那男生突然蹦起来抱住那人大腿,一手指着小心,像是哭丧似的喊着,“教授啊你得给我做主啊!他打人啊!你看,我背上还有他打的痕迹—!”


伽罗一脸懵逼,同学暗自白眼,而小心表面依然冷漠,可内心:


这不是刚才帮了我的那位吗?


伽罗随着那男生的手指看了过去,对上了小心的视线,愣了几秒然后两人都略带尴尬的移开了视线。伽罗轻咳一声,示意那男生先起来。


被一个成年了的大男生抱大腿,你不要面子我还要呢!


“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这位同学,你先去医务室处理一下吧。至于你--”伽罗走到小心面前,“你跟我过来一下。”


那男生忍不住偷笑,而同学们却炸了锅,纷纷为小心求情说“不是小心的错!是那个家伙故意惹事!”“对啊对啊!他活该挨打!”小心才没有错!”


伽罗无奈的摆了摆手,想让同学们安静一下,但大家依然没有听他的话。伽罗一脸“help me"的看着小心,想让小心来帮忙让他们安静一下。


小心向来是从不理会这类麻烦事的,但毕竟伽罗是帮过他的,这人情肯定得还。于是在不到一秒的思考之后,小心上前一步:“各位,不用担心,教授只是找我去弄清这件事情的经过,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果然还是小心的话最有用,刚才还在躁动着的同学们立马就安静下来了,不仅安静下来了甚至还想发条朋友圈说今天是个好日子第一次听见咱们白菜说这么多字真的幸福晕眩。伽罗不由得感叹一句这孩子到底是有多少“粉丝”,号召力居然比他这个教授还强。


既然同学已经安静下来了,那么人伽罗就带走了。在去办公室的路上,小心一言不发的跟着伽罗。倒不是因为什么对“他一见钟情所以要乖巧跟着”这种奇奇怪怪的原因,小心只是单纯的路痴罢了,路痴到步行去什么地方也要开导航那种。


兜兜转转几条走廊,又爬了几层楼梯,终于是到了办公室的门口。伽罗伸手推开门,里面是干干净净的单人办公室,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薰衣草的香味。伽罗微笑着对小心说:“坐吧。”说完,还贴心的指了指旁边的沙发。


不知道这教授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小心疑惑的看了看他,又疑惑的看了看沙发,最终还是乖巧的坐下了。


伽罗泡了两杯茶,一杯递给了小心。小心接过,但是没喝,一是烫,二是自己不那么喜欢喝茶,他怕自己倒霉劲又发作,撒自己一身茶水什么的,索性把茶放在桌上,自己就这样坐着。


伽罗看着小心这有一点点奇怪的行为,暗自吐槽这孩子戒备心这么强吗,不过很显然伽罗曲解了小心行为的本意。他看着小心那张面瘫但帅气依旧的俊脸,脸上带着一丝微笑:“我知道今天这事错不在你。”


……既然你知道那还拉我来干什么?小心俊俏的脸上写着大大的疑惑。


伽罗选择性的无视了小心的疑惑,自顾自的把椅子拖到小心对面坐下。他喝了一口茶,有点烫舌但无伤大雅:“那人我知道,当年我朋友阿卡斯教他时就整天跟我抱怨说那人有多恶劣,我想今天也应该是他主动挑事吧。”


小心反问道:“你就那么确定?”一个疑问句硬生生是被他冷冰冰的语气给掰成了陈述句。


“嗯,非常确定。”伽罗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后看了小心一眼,“而且你也不像是那种会主动惹事的人,我看人一向很准。”


小心相当敷衍的附和了一句:“是挺准的。”


看着对方冷漠的模样,伽罗忍不住笑了几声,怎么一个应该开朗阳光积极向上的大学生搞得比他个30岁的老干部还没有朝气呢。小心皱了皱眉头:“你笑什么。”


“没什么,真的。”


……信你有鬼,我都听见了你笑的特大声。


看着小心投来了怀疑的目光,伽罗无奈只能好好回答:“只是觉得反差有点点大,之前听宅博士说的时候还不觉得你会是一个这么成熟的孩子。”


你才孩子,我已经21了。小心暗暗吐舌,但还是捕捉到了他话中的几个关键词:“你认识宅博士?他怎么说的我?在你以往认知里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一口气飙出这么多话,幸好同学们不在,不让她们就得放礼炮开香槟庆祝了。


哎呀。不小心把这些事情给秃噜出来了的伽罗尴尬的笑了笑,心想着这孩子怎么这么灵敏,咋就这么快就发现盲点了呢?思考片刻之后,伽罗决定实话实说,毕竟撒谎这事他做不来也不屑于做。


原来宅博士和伽罗曾经在同一个大学里当过教授,那时候条件还不如现在这样好,那时候的办公室都是数个老师共用的。恰巧他们两个就坐在一起,有空闲的时候就会聊聊天,小心的事情就是那时候被卖的一干二净的。


小心一脸黑线,感情自家老爹就这样简单的把自己情报卖了,而且那人还成为了我教授?在沉思了两秒后,小心看着伽罗:“所以你让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些吗?”


“不止。”


“?”


“宅博士听见我带的学生里有你的时候就告诉我说要我多照顾你一下,说你路痴还倒霉让你一个人在大学里生活实在不放心。所以——”伽罗故意拉长尾音,轻笑了一下,“大学生活就请多指教啦。”


小心听完后差点没当场晕过去,感情自己教授以后还要照顾自己?宅博士您真的就这么放心把自家老幺推给别人带吗?


但都这样了,那就凑合过呗,还能离咋滴。


一日三餐加上课和放学,伽罗是一路跟着小心形影不离就差粘小心身上了,小心感到很心累并暗自吐槽这家伙就不会觉得累吗,伽罗却乐此不疲并一脸理直气壮这是别人托付给我的事情我一定要做好的样子,实在是让小心不太好说什么。


但这不代表会一直不说。


终于是有一次午饭时间,小心扒拉了几口饭,看着坐对面一脸笑嘻嘻的伽罗,忍不住开口道:“你怎么这么执着。”


“嗯哼?你说什么我不懂。”


“别装傻。”小心纤细的手指敲了敲桌面,“你都跟着我几个月了……我好歹也是个成年人了,不用你天天照顾的。”


伽罗看着面前一脸认真的小心,莫名就冒出想逗逗他的念头:“诶?那昨天那件事——”“闭嘴别说。”小心直接夹给他一筷子菜塞住了他的嘴。旁边几个女孩把这一幕看了个满眼,静音鸡叫的同时还疯狂偷拍发群里和姐妹们快乐磕起了这对师生温柔攻冷漠受的cp。当然,两位当事人并不知情。


伽罗安分的咽下口里的菜。小心想赶紧吃完赶紧回教室,于是就不再说话,低头只管吃自己的饭了。他没注意到伽罗那温柔的如水一般的眼神。


终于是吃完了午饭,小心放下餐盘,伽罗起身走到小心身边想说“我们走吧”,电话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伽罗只好让小心原地等他一会儿。


小心看着伽罗接通电话,又看见他挂断电话,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


伽罗把手机放回口袋里,转头对小心笑了笑:“我朋友打来的,说是有事找我让我赶紧过去,今天就不送你回教室了吧。”小心刚想点头答应,伽罗又立马改口道:“算了,我还是先送你吧,我怕你又迷路。”


我有那么路痴吗。小心心想。


放了朋友十五分钟鸽子的伽罗可算是到了。一见面,阿卡斯就一把拽上了伽罗的衣领:“不是说了有事要说吗?你咋这么晚才到?!”伽罗不紧不慢的拍开阿卡斯的手,笑着说:“刚才送小心回教室耽误了点时间,而且这离你给我打电话的时间才过去了不到二十分钟呢。”


“你还好意思说,你以前可从来不会拖拖拉拉的……等,你刚才说你送谁???”


“小心。”


“就那个宅家的?”


“对。”


呵,怪不得这么晚才来,原来是送媳妇去了。阿卡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感觉鼻腔里充满了一股恋爱的酸臭味——从伽罗身上散发出来的。


“难怪上次电话里笑的那么疯…你强,能把一个21岁的白菜拱到手,本事真好。”


“还没追到呢。”伽罗面色平静的说道。


“???”阿卡斯一脸黑人问号就差把那张表情包裱脸上了:几个月还没追到手?要是换凯撒来早就不知道换第几个了,这人怕不是个恋爱白痴吧……


哦,忘了这货是个母胎solo来着,恋爱经验为0。


阿卡斯忍不住开始了无情嘲讽:“还没追到啊?你怕不是还没向人家表白?”


“你不是有事找我吗?什么事情?”伽罗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刚好卡子也是个没什么脑子的,哦了一声就开始说起了事情:“就凯撒不是快从国外回来了嘛,想拉着我们几个聚一聚。”


“什么时候?”


“也就一两个月后吧,刚好是放假。”


伽罗认真的思考了两秒,说:“那你觉得他会介意我多带个人吗?”


“你干脆别去了。”阿卡斯坚定的说道。


评论

热度(115)